" "

你的位置:主页 > mg游戏 > 独家对话《冈仁波齐》导演张杨:我们平实地呈

独家对话《冈仁波齐》导演张杨:我们平实地呈

侠客 发布于 2017-06-27 06:40   浏览 次  

收藏打印

作者: 央金发布时间: 2017-06-27 09:30:01来源:中国西藏网

△影片介绍

6月20 日,电影《冈仁波齐》在国内正式上映。

接下来的几天里,朋友圈迅速被它霸屏。有人说心灵被触动,有人说灵魂被洗礼,有人说信仰被消费……

△张扬接受中国西藏网专访

在一个阴雨绵绵的午后,中国西藏网与导演张杨面对面,开启了一场有关《冈仁波齐》的独家对话。

Q:选择在神山冈仁波齐本命年这一年来拍摄,是巧合吗?

A:可以算是。十几年前就有想拍与朝圣有关的电影的想法。但是由于各种原因没拍成,到了马年的时候,我觉得这是最好的方式和机会。

Q:第一次去西藏什么感受?

A:第一次去西藏,大学还没毕业,一个背包客,搭着顺风车,一路走,到新疆、到西藏。那是一个人的旅行,特别有意思。虽然每天都会见到一些新的朋友,其实更多的时候是相对比较孤独的,那次旅行让我喜欢上了孤独的感觉,这种感觉是自己和自己的内心离得很近的一种状态,所以那一次的旅行也是改变我的一次旅行,后来很多的生活轨迹也都与那次旅行有关。现在拍摄这样的电影,可能缘起都是那时候种下的因,现在有了结果。整个这一年的拍摄,因为时间足够长,去的地方相对比较封闭,又让我回到了最开始那一年旅行的状态。那时候会问到的问题,现在在这条路上,在这样的时空里还会问。让你有时间和自己去对话。

Q:朝圣的路上,有人生,有人死,这个情节设置是一开始就确定好的吗?

A:在我想故事的时候基本上就有这样一个设想,“一生一死”是会在这条路上发生的。包括故事里边人物的组成,男女老少各种人,在我脑子里都有一些预设。整个电影在“哪些人组成了这个队伍、从哪儿到哪儿、花费多少时间、‘一生一死’在路上是会发生的”,这几点是清楚的,剩下的就完全不清楚了。

△朝圣路上风雨无阻

Q:片中有一幕在距离拉萨还剩300公里时出了车祸,大家拖着车继续走那段给观众留下了深刻印象,这段的灵感来自何处?

A:灵感来自于两个真实的事。在朝圣的路上是很危险的,总是有车来车往,我们在路上碰到了真正出车祸的队伍,甚至把人给撞死了;还有就是遇到了有一个人、两个人这样的朝圣队伍,他们基本上就是有一个生活车(板车),拉着车到一个地方放下,回到起点开始磕头,就是这样反复反复,给我的感触是比较深的,这样的一个过程,我觉得可以放到片子中去。

Q: 在拍摄中,这11位普普通通藏族人的表现有没有出乎意料、印象深刻的地方?

A:首先,他们对表演是完全没有概念的,所以他们非常非常自然,不懂得表演或者程式化的概念。从导演的角度来说,这都是让我最舒服的地方,不需要去强调怎么演,我只需要他们在镜头前很自然地生活。要说带给我意外的,应该就是突然某天看到片中的两个人物——尼玛扎堆和昂旺德松在对话的时候,当时摄影师我们俩说,“他们俩太沉稳了,太入戏了,有一种罗伯特•德尼罗和阿尔•帕西诺在对戏的感觉”,觉得好像他们天然具备了这样的能力。

Q:很多人第一次见到磕长头朝圣的人,会感叹“他们好虔诚”,却无法理解背后包含的宗教感情和现实意义,电影拍得过于纯粹、真实,担不担心被贴上晦涩难懂的标签?

A:我觉得,朝圣这个行为本身就是很单纯,有起点有终点,过程很简单,重复重复重复。从这个角度来说,首先没有什么不好理解的、不可理解的、只不过每个人在这条路上,根据个人的理解你所看到的东西不一样,尽量比较客观地去呈现这一路的状态,我并不想过多地加入导演主观的解读这件事,对朝圣本身的过度解读,行为本身已经具备了非常强的力量,平实地呈现,剩下的事交给观众,每个人的理解。

△剧照:朝圣队伍即将到达拉萨,遥望布达拉宫的一幕。

Q:在这样一个“快餐+娱乐”的大环境里,选择这样安静朴素又深刻的主题,是在坚守着一份执着吗?

A:自己对电影的一个基本认识在不断地拍摄过程当中会有一些改变,希望在创作方面去实践。以前我的电影讲故事、商业与艺术相结合等等,观众可能很容易看进去。从个人角度来说,对这样的电影并不是特别满足。从我的角度来说,真实性的东西是我一直希望在电影里特别追寻的,像这样的片子(《冈仁波齐》),可能会让我在这方面做到一种极致。每个导演能拍摄的时间就那么长,未来可能也就剩下五六部、七八部的时间,所以每一部电影最后都还是要回到自己真正内心关注的东西,真正有感而发的东西,不能再去浪费时间。

Q:是否关注过藏族导演拍的电影?创作的视角等方面有哪些不一样?

A:当然,肯定是要看的,都是我们重要的学习和参考的一部分。首先还是从电影的角度出发,它是全世界共通的语言系统,相互之间都有着共通性的东西。我觉得万玛才旦导演、松太加导演他们的电影已经达到了很高的高度,是和世界电影接轨的,并不是仅仅因为他们的身份是藏族或者影片是藏族影片,而是电影本身已经可以跟国际上一些电影相媲美。我首先也是从电影的角度进入,选的题材、地域、只是重要素材的一方面,主要是站在什么位置、什么高度去做这件事。不能简单地说我们在拍某个民族的电影,实际是世界的电影,是可以和全世界观众去交流的电影。我相信这些电影都有它的共通性,藏族导演,可以有更深入的理解、反思,汉族导演毕竟语言一关并不是可以直接地去表达,但是,当你对这个民族、宗教、地域,不够了解的时候,真的是不敢去拍的,是非常不负责任的,真的要去拍的时候,是要完全进入,真正深入地感知、体会,得到一些自己的见解的时候,你才可以去拍这样的电影。

Q:影片在多伦多电影节、西雅图电影节上都获得了不俗的口碑,在国内上映以后有没有什么期许?担心票房吗?

A:对我来说,我希望电影能找到属于它的观众,我也希望这些观众能够看到这样的电影。当然,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导演也许需要得到的是尊重,看了你的电影,对你的创作表达了一种尊重,这个收获是比票房更重要的。(中国西藏网 文/央金)

(责编: 周晶)

版权声明:凡注明“来源:中国西藏网”或“中国西藏网文”的所有作品,版权归高原(北京)文化传播有限公司。任何媒体转载、摘编、引用,须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和署著作者名,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。